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时尚博主 > 时尚博主

深度 时尚街拍已经死了吗

admin2024-02-02明星街拍人已围观

简介2020年疫情爆发后,关键词时装周街头风格的搜索量直线下降 作者 | 德里兹赖亚伦 国际时装周不再流行,流行的时装周街拍也黯然失色。 疫情过后,诸多旅行限制让时装周街头摄影师停

2020年疫情爆发后,关键词“时装周街头风格”的搜索量直线下降

作者 | 德里兹·赖亚伦

国际时装周不再流行,流行的时装周街拍也黯然失色。

疫情过后,诸多旅行限制让时装周街头摄影师停了下来。 尽管熙熙攘攘的时尚博主和关注闪光灯的权威编辑们还在秀场间隙更换着装,但安娜·戴洛·罗素 (Anna dello Russo)、Chiara Ferragni、Eva Chen 等时刻关注的摄影师等意见领袖已经不再是人了。 凝视的对象。

谷歌趋势数据显示,2020年疫情爆发后,关键词“时装周街头风格”(Fashion Week Street Style)的搜索量大幅下降。虽然近期国际时装周在海外举办,但在受疫情和国际地缘政治局势动荡的影响,时装周的讨论度以及时装周街拍的用户搜索高峰均远低于往年水平。

2022秋冬国际时装周期间,时装周街拍用户搜索峰值远低于往年水平

街拍鼻祖Bill Cunningham以其敏锐的眼光和包容的时尚态度,引发了20世纪90年代“人人为他着装”的全民潮流,拉开了欧美街拍时代的帷幕。 2010年后,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Phil Oh、Scott Schuman等街头摄影师将时装周的外部变成了秀场内T台的延伸,将穿着考究的时尚博主从秀场上的后来者变成了主角。

一些普通的街头摄影师利用自己的曝光度和影响力开拓了自己的时尚领地。 他们收集并发布了自己的街拍照片,成功地将自己塑造成时装周之外的显赫存在,也将街拍生意推向了高潮。 随着时装秀越来越黯淡,时装周街拍显然成为了观众关注的新焦点。 在鼎盛时期,《Vogue Runway》等传统时尚媒体将街拍作为时装周报道的最重要话题。

围绕时装周的街拍行业一度引发业内激烈讨论。 一些从业者批评街拍的常客夺走了时装秀本身的焦点,也有人批评街拍行业的商业化扭曲了“街头”的本义。 街拍行业已经成为通过宣传服装吸引眼球的眼球经济。 有些人穿着极具异域风情的款式去街拍,但这些搭配过于精致、刻意、脱离日常生活,并不以体现“好品味”为目的。

最鼎盛时期,时尚媒体将街拍作为时装周报道的最重要话题

因此,时装周街拍流行十年后,观众似乎终于对张扬的刻板时装周思维建立了容忍。 他们发现时装周街拍已经很难成为时尚灵感的来源。 与此同时,时尚博主在社交媒体上的大量“伪街拍”也让街头风时尚变得触手可及。 观众不必等到时装周才能获得类似的视觉刺激和时尚灵感。 焦点的作用逐年淡化。

时装周街头摄影从此走下坡路。 在影响人们的着装理念方面,社会名人的影响力一路走高。 时尚话语权一度从时尚编辑过渡到时尚博主。 然而,时尚博主在短暂引领民主时尚潮流后,却输给了那些更有影响力的社会明星。 本届时装周期间,人们显然比时尚编辑们更感兴趣的是 Kanye West 和前女友 Julia Fox 去了哪些秀场、Kim Kardashian 在 Prada 时装秀上穿了什么、Rihanna 和 Asap Rocky 如何亮相。

时装周之外的时间里,Kendall Jenner、Hailey Bieber等既是明星又是超模的社交媒体红人,成为了普通观众更加实用的穿衣模板。 她们通过街拍成为时尚领域的风向标,日常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能吸引人们的目光。

他们在网络上流行的街拍并不像时装周街拍那样脱离现实,也不足以在时装周期间制造出流行明星引起的爆炸性话题效应,但他们仍然具有扭转品牌的潜力。 。 他们让普通人仰视,但也并非遥不可及。

Kendall Jenner等兼具明星和超模的社交媒体红人,成为了普通观众更加实用的穿衣模板

疫情过后,一个逐渐清晰的趋势是,曾经向往国际时尚潮流的人们似乎开始回归本源,寻求更本真的时尚。

时尚变得更加本土化。 体现都市气质的业余街头摄影正在兴起。 没有奢华的衣服,没有造作的姿态,只有快时尚品牌和复古单品中路过的普通人。 在关注巴黎街头时尚爱好者的Instagram账户“Parisian in Paris”上,观众可以看到巴黎街头普通人的服装。 这种着装并不是媒体和时尚博主构建的法式时尚,也没有所谓“毫不费力地时髦”但需要时刻抑制食欲的单一审美标准。

此类账号最近迅速兴起,受到大家的欢迎,包括米兰的“Milanesi a Milano”和伦敦的“Londoners in London”。 目前几个账号的粉丝总数已接近100万。 不同城市的人群与城市街景相互呼应,呈现出浑然一体的城市风格和不同的时尚特色。 经历了居家隔离后,人们正在重新审视自己所习惯的城市,对都市时尚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

来自Instagram帐户“Parisian in Paris”的巴黎素人街拍

时尚街拍作为另一种亲民形象悄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时尚街拍回归最初的起点,回到Bill Cunningham骑着自行车走在街上的街拍时代,时尚最真实的样子再次展现。

在中国,时尚产业的发展虽然呈现出与欧美市场完全不同的特殊形态,但也呼应了时尚本土化的全球趋势。

2015年以来,随着上海时装周的兴起以及本土时尚品牌出海等一系列活动,中国时尚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体系。 疫情过后,这一特征更加明显。 在国际旅行限制下,中国时尚编辑和博主已经两年无法前往海外参加时装周。 奢华时尚品牌也越来越频繁地在中国举办时尚活动,为中国一线城市打造了新的时尚场景。

中国的时尚产业或主动或被动地表现出强烈的本土化特征,这也影响了中国的街拍现象。

起初,时尚街拍常常随着新商业地标的兴起而出现。 例如,2015年前后,年轻人聚集的北京三里屯太古里曾经是街拍胜地。 2018年后成为西南奢侈品消费中心成都的商业地标。 成都远洋太古里也掀起了街拍热潮。

北京、成都的街拍依托消费力的崛起,一定程度上使得最初的街拍浪潮朝着求新、眼球经济的方向迅速发展。 许多商业街头摄影师以“街头摄影”的名义,利用摆拍甚至偷拍的方式,从短视频平台上引人注目的内容中获利。 然而,更多的时候,这种街头摄影只停留在“街头摄影”的范畴。 街拍而非真正意义上的街头风格。

换句话说,这种街拍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中国年轻人的时尚风格,但在过度商业化的影响下,缺乏真实性,引领时尚潮流的能力较弱。

上述扭曲的情况已逐渐被正视和解决。 一些有争议的街拍内容不仅遭到短视频平台用户的抵制,还受到官方的限制。 成都远洋太古里2018年发布禁令,禁止未经授权的商场街拍。

成都远洋太古里2018年发布禁令,禁止未经授权的商场街拍。

与此同时,上海的街头摄影正在迅速兴起,呈现出与北京、成都完全不同的面貌。

似乎短时间内,一群热爱专业街拍和街头时尚的摄影师和业余爱好者开始在以小红书为首的时尚社交平台上本地化“巴黎人在巴黎”,即“上海人在巴黎”上海”,他们将坐标定位在国内时尚中心上海,将镜头对准了上海年轻人树立了个性时尚品味、自信从容的形象。

在小红书平台,输入“上海街拍”,即可找到数以万计的街拍笔记。 以安福路、富民路、永康路等街道为首的徐汇区,成为了上海“露天秀”走秀的中心,大部分的点赞数都超过了上千,让人难以忽视它的存在这种聚集现象。

以小红书为首的时尚社交平台上开始涌现一批街拍摄影师,让上海街拍成为热门关键词。

有观察人士认为,上海街头摄影最大的区别在于其商业意义较弱,而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和时尚潮流引领能力。

消费力显然是街拍现象的重要支撑。 充满活力的商业环境营造出的网红咖啡馆、精品店,成为街拍最必要的背景。 拥有19.2万粉丝的小红书街拍账号“上海景点”的管理员Suki在接受LADYMAX采访时表示,精品店和咖啡馆的聚集带动了年轻人的穿着更加时尚。 在她正式开始街头摄影生涯之前,这一现象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作品来自小红书街拍账号@上海景点

但与北京、成都街拍不同的是,上海街拍不仅有消费能力支撑,还具有类似于《巴黎人在巴黎》等业余街拍的鲜明城市文化特征。 这背后是上海作为国内乃至国际重要时尚文化中心地位所决定的。

人们惊讶地发现,上海街拍账号上拍摄到的素人着装,并不逊色于其他举办国际时装周的城市。 在追求宽松、舒适的同时,镜头下的上海年轻人似乎有意识地将流行时尚潮流注入到日常造型中。

无论是本土时尚品牌、设计师品牌的新颖设计,还是高端时尚品牌的网红单品,在色彩缤纷的针织与皮革喇叭裤、羊绒大衣、迷你腋下的碰撞中,让人真切感受到上海的青春气息。包。 时尚多样的穿衣方式。 一些摄影师甚至将镜头对准了上海的老人。 她们还通过合适的工装和丝巾展现了不同人群精致的时尚品味。

拥有4万粉丝、9.8万点赞的街拍账号“Walking Town”的管理员LHD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老一辈人传承下来的风格,流淌在整个上海这座城市。 精致、包容,这或许就是上海与其他城市的不同之处。”

作品来自小红书街拍账号@行走小镇

不断壮大的时尚人群构建了城市的时尚景观,城市的时尚景观又滋养了街拍文化产业。 据粗略统计,仅小红书平台上就有30多个粉丝过万的上海街拍账号,其中不少是专业摄影师甚至专业街拍摄影师运营的热门账号。

专业街拍摄影师Suki透露,在小红书的街拍社区开始形成之前,其实有很多管理者在国内外时装周从事街拍活动,热爱街拍文化。 随着平台对上海街拍关注度的提升,他们慢慢开始有意识地运营自己的账号。

虽然专业摄影师的规模较小,但这些审美极佳、角度自然、观赏价值高的街拍正引领着平台上街拍的潮流和品质,向着街拍的理想方向发展。 步行小镇经理LHD表示,“这种集群效应可以促进上海街头摄影界的发展,让人们不断地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创造出更丰富的风格。”

随着社交媒体的传播,虽然有观众调侃街拍的存在“让网红邻里变得更加卷曲”,但上海街拍仍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真实性,没有被商业化过度扭曲。

不少街拍客户经理都表示,商业化并不是运营账户最直接的目的。 植根于社交媒体的街拍分享与传统媒体主导的欧美成熟的时尚街拍行业有着不同的运作方式。 逻辑和出发点。 街头摄影更多的是一种工作之余释放爱情或休闲的方式,更多时候他们需要平衡自己的业余街拍事业和自己的工作。

对于LHD来说,品牌软植入作为街拍商业化的出口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因为年轻人关注本土时尚街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街拍的真实性,而过度的商业化很容易让街拍失去其本来的意义。 LHD坦言,与其早点把兴趣变成生意,他更关心的是如何提高自己的街拍技巧,达到更熟练的状态,为粉丝呈现更好的作品。

处于起步阶段的本土街头摄影,还处于起步阶段,需要摄影师首先小心翼翼地保护它的原创性和诚意。 日本街头摄影媒体“Drop Tokyo”和摄影师Guiseppe Santamaria的街头摄影作品“Men In This Town”是Suki街头摄影的原始灵感来源。 前者让她领略了原宿青少年蓬勃的时尚创造力,后者让她以更加包容、自然的视角找到了自己的街头摄影目标。

LHD还指出,经营Walking Town让他思考自己的生活是否可以放慢脚步,慢慢探索生活和街头摄影的更多可能性。

在浮华的泡沫被撇去之后,真正的时尚街拍正以另一种形式卷土重来。

很赞哦! ()